头部banner

行走的铺盖卷

出自: 2006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我的老家有一条河,童年的时候,我常常看见人们在河里洗衣、饮牲口、挖沙、捞石头;孩子们则在河里戏水。这便是石涝河。石涝河发了洪水,父亲总是神秘兮兮的彻夜不回,母亲的脸上却呈显出焦虑和不安,在我幼小心灵的印象里是一个神秘的险地。

  很少回忆我的舅妈,因舅妈做的饭菜不对外婆的胃口。外婆老了,牙咬不动,便常到我家吃饭。事实上我家当时处于一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况,舅妈家却年年有余,我们姊妹常和外婆捉迷藏,外婆有时也给我们来个声东击西,她总是估摸着饭差不多熟的时候,突然闯入我家灶房,让我们措手不及。尽管那样,父亲总是逢年过节地打来一点羊肉叫外婆来吃。

  舅妈是1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