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幸福的黄桶

出自: 2012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我到了黑庙乡,乡长直喊苦。谁不苦?这高山移民,可是上级规定的死命令,完不成任务,一票否决。我这个县移民办的副主任,还不是跑得脚丫发岔。乡长是我的党校同学,我知道他的脾气,嘴上要喊,事情要干,目的是想多要点移民款。可我不分管财务,钱的事,都是一把手当家,一只笔审批。
  “还是黄桶吧?”我说。
  “就是这个老牛筋,其他人早移下山了!”乡长说到黄桶,就有点火气。黄桶不是桶,是一个人,他叫胡开富,可一辈子穷得叮当响,不但不富,而是全乡最穷的人,连床都没有一架,睡了几十年的黄桶。那黄桶还是他爷爷留下来的,直径有一米七十多,柏木板子,坚硬。胡开富才一米六,所以他就睡在黄桶里,大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