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赤道·北极

出自: 2013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在年少里,我们都俗气得泛着忧伤。

  北极

  我得忧郁症那年,滕小露也因为忧郁症而休学了。我们两个隔着钉了铁栏杆的窗户说话,我说昨天买的瓜子潮了不好吃,滕小露说葡萄也是。看来什么变软了都不好吃,然后我就站在她家的窗户下面笑。

  今天晚上表现好点,活泼一点,争取明天一起出去玩怎么样?我提议说。她点头,好。

  后来滕小露对我说了实话,她说她根本没得什么劳什子的忧郁症,我说我也是,我只是在开学才半年的时候,就把那条路走腻了。你要知道,一个人走路是很孤单的。滕小露一个劲地向我点头。

  再后来我趴在她的窗户前跟她讲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