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落草

出自: 2015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祖母嫁过来才发现,自己同时嫁给了一个猪一样温顺的男人和一头男子汉一样神气的猪,祖母心平气和地接受了现实,对家里唯一的一头猪呵护有加。

  迎娶祖母的那天,祖父成为人们取笑的对象。祖父不肯去迎接新娘子,专心致志地给猪挠痒痒,其实祖父是在逃避——祖父对神秘的婚后生活充满了恐惧,祖父一看到女人就局促不安。乡亲们把猪关进猪圈,七手八脚给祖父洗了手和脸,足足搓下来一风车黑乎乎的猪屎和猪身上的粘液与体味。新婚的夜里,祖父蜷缩着身子蒙头便睡,在睡梦中因为腼腆害羞而浑身瑟缩着,祖父把躯壳蜷缩成一只不起眼的跳蚤,祖母在一望无际的婚床上烦躁不安地窥视祖父的青涩,直到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