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阉狗

出自: 2017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猴三家的母狗性旺,天天招来公狗在院里搅,两口烦了,决意阉狗。

  阉狗的来了,猴三打工未回,老婆找来张四赵五帮忙。二人用杠子压了狗脖子,阉狗的踩着狗腿掏出刀子在狗肚子上割了口子,挤出一堆鲜红的肠子找子肠(卵窠)。狗龇牙瞪眼痛不欲生,女人心不忍,进了屋。阉狗人扒着地上血淋淋的肠子喃喃自语,咦,咋没子肠?说着用刀又扩了扩口子,手抠进狗肚子里去扒拉,仍没找到。张四说稀罕?赵五说麻烦。阉狗人头上冒了汗,自语,这狗是外怀。来,翻过来。二人笑,说,你想吃狗肉哇。两人费半天劲好歹才翻过来。阉狗人又割了口子,又抠出一堆血淋淋肠子,又没找着。张四说,你会阉狗吗?阉狗人说,我最拿手的是阉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