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苇场

出自: 2017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  李夏和媳妇搬进苇场时天正透心地冷,日头白得晃眼,但他们还是感到阳光也在瑟瑟发抖。茫茫苇荡像丛林,成熟的金黄告诉主人,该打苇了。

  拾掇完场屋,做好垛苇的场子,已是大午后。李夏瞅着河西场屋仍不见动静,问媳妇,杨冬两口咋还没来?媳妇朝河那边了了一眼,说不定就在路上呢。

  往年这天,两家搬进苇场几乎脚前脚后,最多差不了半日,今年是咋了?

  日偏西,河西终于有了动静,场屋前刷刷的打草声清晰地传过来。李夏欣喜地招呼烧灶的媳妇,小翠,他们来了,走,咱过去看看。李夏站在河沿上喊,杨冬,你小子迟到了啊,今晚上得罚你酒!草丛里的人直起腰,是杨冬媳妇二荣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