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君子协定

出自: 2017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拾妮儿走了已经五天,大头羊倌没敢对任何人说。街坊邻居也有问的,大头,怎么不见拾妮儿抱孩子出来玩儿了?大头羊倌说,她被东庄大姐叫去做针线活儿了,大姐家要娶媳妇儿了。这个理由没有丝毫破绽,大姐手有点毛病拿不起针线,自个儿家人去帮忙再正常不过。可大姐家也不是天天都娶媳妇儿,一个大活人五天不见瞒得过去,十天八天也瞒得过去,要是半月二十天甚至更久怎么可能不出漏洞呢,何况家里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。

  老太太怀里暖着三个多月的孙子坐在炕头儿,喂着奶。奶瓶里空空如也,可孩子仍不松开口,睡梦中小嘴不时吮吸几下。孩子大概没吃饱,睡不实,老太太轻轻拍打着,两条腿上下晃悠着,小乖乖睡着了。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