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王老蔫和他当民工的儿子

出自: 2018年第1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王老蔫的媳妇检查出了瘤子。

  三小接了王老蔫五回电话,便一身尘土地撵了回来。王老蔫把他叫到背人处,慌张地朝左右望了望,才低声地问:工钱给了吗?三小听了,眼睛使劲眨了眨,一屁股坐在身边的大石头上,嗓子里咕噜咕噜地像壶里的水开了,张开厚厚的嘴唇往外吹气。王老蔫目不转睛地望了他一阵,脸憋得发紫,不再追问,顺手卷了一根旱烟,恨恨地掐断大头那边的尖尖,踩在了脚下,又用鞋掌子搓了搓。

  三小的眼皮子就像决了堤,再也兜不住泪水,哗哗地涌了出来。王老蔫见状,慌忙往屋里瞅了瞅,手中的打火机哆嗦着往前凑了一下,几乎挨到儿子的脸。三小顿时止住哭声,愣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