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男保姆日记

出自: 2018年第1期
字体: | |


  多年前,我写诗,也写日记。当时,我有一个做报纸生活类副刊的编辑朋友,说他主持的副刊不发诗,但可发一些散文。那时,我不写散文,也没有这方面的稿件。“日记也行啊!”朋友知道我爱写日记,就把我的几则日记拿去,在副刊上发表了。日记内容像闰土说的那样,无非是:“……什么地方都要钱,没有定规……收成又坏。种出的东西来,挑去卖,总要捐几回钱,折了本;不去卖,又只要烂掉……”日记见报后,韩书记极为不满,非常生气,要求报社停发我的一切稿件,并对编发我日记的编辑朋友给予严肃处理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位编辑朋友由此下岗,再也没有什么版面了,甚至连脸面都没有了。从那以后,我也不写日记了,并把以前写的日记统统付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