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生锈的戒指

出自: 2018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我为什么要脸红?为什么要慌张?雪儿对自己非常不满意。

  临吃晚饭时,婆婆打来电话,说她的戒指丢了。雪儿无法理解,瘦小的婆婆,打电话的声音为什么能够那么响?仿佛嗓子不给力,声音就无法通过看不见的无线电波,传到隔了半个城的儿子耳朵里。正在盛菜的雪儿听得清清楚楚,婆婆说早上她的戒指还在梳妆台上,就放在老花镜的旁边,她本来要收到抽屉里去的,但这个时候雪儿敲门了。婆婆说,找了半天没找着,抽屉里也翻过了,床底下也看了,梳妆台和墙壁的隔缝里也看了,都没有。家里今天没有外人来。难不成是老鼠拖走了?雪儿心脏咚咚地乱了节奏,她勾了头把一碟子红烧华鱼端上桌子,却把饭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