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一碗黑鱼肠

出自: 2018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维云老汉明天就要过六十岁生日了,老伴舒婶试探着问他想吃点啥,维云老汉随口说:“以前怎么过还怎么过。”

  舒婶听了,忙说:“那不成,这次是过花甲的生日,一碗红茶蛋不行的,要不,我去买一条猪腿?”

  “说得轻巧,一条猪腿八九块,你不知道?”

  “那就把那只芦花母鸡杀了,给你下酒!”这回舒婶说话的口气不是商量了。

  “杀了那只芦花母鸡,一天一个鸡蛋你下?”维云老汉更凶了。

  维云老汉越凶,舒婶就越是难过。这些年老伴没有过一个像样的生日,要怨就怨日子没有过出水,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啊。缓了缓,舒婶一半商量一半央求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