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一根针

出自: 2018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刘春生上午路过村前的那条土路时,遇到了杏花。那条土路连接着村委会和村子,是一条村人祖祖辈辈出村进村必经的路。村委会的小洋房就建在路边,刚从村里搬迁到那里不久。一场雨收了后,人一走,牛马一走,这路就和稀泥了。这多少有些像刘春生和杏花的关系。他半年前死了老婆,有一个儿子,她多年前死了老公,有一个女儿。有人就开始撮合年龄相仿的他俩,何不合成一家过日子呢?可刘春生找杏花谈过这个问题,杏花的回答,让他大吃一惊。杏花说,她得问问自己的那个读大学的女儿同意不。女儿在电话里说,别急,等她放假回来看看刘春生顺不顺眼。这样一问,可想而知,事情就黄了。也难怪,要是成了一家,找了个不怎么出色的后爹,那可就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