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雁过无痕

出自: 2019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 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,但我已飞过。

  ——泰戈尔《飞鸟集》

  一

   我推着自行车一进村口,老远就望见朱大贵的那辆黑色宝马停在村子中央的老槐树下,大腹便便的朱大贵晃动着他那颗秃脑袋,踱来踱去,给坐在碾盘上、圪蹴在墙根下乘凉闲谝的老少爷们敬烟。阵阵说笑声混合着夏日街道里发酵后的粪土味,滚滚热浪似的朝我扑面而来。

   朱大贵是我的发小,上小学四年级时往女生书包里放癞蛤蟆,挨了老师一顿批评后,狠狠地一脚踹倒老师,跑出了校门,就再也没进过学校。老槐树下的人都说,这娃日后能有出息,太阳就从烟囱出来了。太阳当然永远不会从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