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那年冬天雪好大

出自: 2020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听着窗外北风拉响的哨子,我赖在热被窝里磨蹭着就是不想起来。爷爷催促了好几次,最终还是扯走了我身上的被子。这一回他再没叫我懒虫、喊我赶紧起来,但我知道,这样无声的警告比训斥我收拾我更可怕,我甚至都能猜想出此刻他难看的脸色。

  我知趣地穿起了棉衣棉裤,闭着眼想再咂摸一回昨夜的好梦。我听见窑洞深处那两头老黄牛鼻孔里哼哧着粗气,还有爷爷用木权儿搅拌石槽里麦草、豆料的声响。整个大冬天,我就爱和爷爷一起睡在喂养牲口的暖窑里。熄了灯,我们爷俩躺在热烘烘的火炕上,爷爷开始给我讲陈年往事,老黄牛悠闲地反刍阻嚼着,然后磕睡虫就会悄悄地爬上我的枕边,最终我的身子连同窑洞里那些熟悉的气息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短篇小说(原创版)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